English

  新闻内容
联系方式
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
总经理:朱鹏
地址:江苏省东台市
   东达路8号
电话:0515 85213872
24小时热线:0515 85212538
传真:0515 85226303
邮编:224200
总经理信箱: president@marzolidt.com
http://www.marzolidt.com
友情链接
中国纱线网
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中国纺机器材协会
中国纺织人才网







外拓市场 逆势而上—朱鹏谈当前纺织形势
访问次数:864
王果刚:首先呢,我先把我了解的情况说一说,然后再听听你的想法。我跑了一圈之后发现大家悲观的情绪还是比较多一点,形势也确实不太好。
其中化纤行业亏得挺厉害,价格和行情也是大起大落。前两天在大跌,最近两天又涨上来了,因为石油原料价格涨上来了,但总体是大幅下跌,企业里面存放的库存可能也都跌得很厉害了。
棉纺行业我最近也跑一圈了,出现亏损、暂时停产减产的不在少数。
纺机行业呢最近我也接触了一下,也都是随便聊聊的,多数纺机厂都采取了收缩的政策。原来都是雄心勃勃地搞生产基地和研发中心,或者追加投资等等。可能是受到前几年热行情的刺激。现在看来都在调整。但那天我跟乌斯特全球执行副总裁兼亚洲区运营总裁韦乃铭聊了一下,他们倒还很理智客观。他们认为目前状况没有超出他们的预期和想象,中国的纺织市场走到今天有回落也是很正常的,他们还是看好中国的市场,看好前景,认为进行适当地转移也很正常,产业要升级嘛,印度的纺纱行业也要赶上来,这也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
总体上讲,国内的纺织行业普遍比较难受,也很忧虑,后面怎么办也不清楚。
另外,棉纺织行业也受到了新劳动合同法的冲击,而且现在大家对劳动合同法还有不同意见,认为当时出台的时间有点问题。这个打击是很厉害的,以前招工很困难的,下半年招工忽然很好招了,形势突然转变,为什么呢?因为企业关门倒闭的有不少。大概就是这个情况。下面请朱总谈谈对形势的看法。
奥巴马胜选有利于中国纺织
朱鹏:我在纱线网上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发表看法了。其实现在的形势我在06年的时候就预料到了。我现在也可以很坦诚地告诉你,我是很早知道美国大选谁赢的,奥巴马赢的,他以超过半数的优势赢的。

王果刚:差距那么大?对中国的经济有何影响呢?

朱鹏:奥巴马赢了以后,中国的纺织业还要经过一个调整期。但是他当选后最终的需求量要比麦肯恩当选要大,为什么呢?因为奥巴马会给民众一个信心。
目前中国纺织行业的困境更多的是我们自己造成的!第一劳动成本的提高是我们自己搞出来的。第二件事情呢,人民币升值了21%也是我们自己搞出来的,哪有这个道理,一个月之内升值了21%,把所有的纺织行业就升掉了,还赶走了很多外资企业到东南亚国家。
06年的时候我们在中纺集团聘请了一位专门搞国际贸易的副总经理,希望把我们的纺机外销市场打开,但当时不太成功我们现在一直在调整。我们今年的外销比去年同期增长了四倍。在目前很多纺织机械厂都在纷纷减产、停产甚至关门的情况下,我们仍然跟上了这个调整。前几年国内纺机高峰的时期,我们就发现苗头不对了,原材料大幅度地涨价,内销的成本不断地提高,我们就感觉要大力地消减内销市场,着重做外销。在这个过程中,同行还造我们的谣,说我们这个供货不及时、那个也不及时。其实是我们在调整,现在我们总算调整出来了,我现在就敢很自信地讲:我们在调整中运作,在运作中调整。作为一个国际化的企业,我们已经成功地走向了国际市场!我们避开了内销市场恶性竞争的局面。今天邀请王总以及中国纱线网几位专家过来谈是什么目的呢?就是一起探讨在现在的经济大环境之下,中国的纺织向何处走?应该怎么走?

金融风暴真正伤害的是中国人

朱鹏:你刚才也谈了,现在亏损的、关门的都有,但是我认为中国的纺织行业一定要充满必胜的信心。首先第一个,我们现在的纺织服装产品占全世界的二分之一,衣食住行,衣最大。美国次贷危机、金融风暴,真正伤害的不是美国人,也不是欧洲人,是中国人。为什么呢?我女儿在英国汇丰银行,我就问她:你跟我讲一讲,这个金融危机和金融风暴伤害最大的是谁?她说:我们没感觉,就是银行。我觉得其实很简单,政府全部救市,主要救的是银行,老百姓其实没什么伤害,但是老百姓的信心受到打击。原本的高档消费不买了,终端消费不做了,纺织品消费在减少,他们捂住了口袋。但是在中国,中国实际上的外贸依存占75%,当然国家宣布是30%,这样一个75%的外贸依存度,国内的各种政策严重制约了这种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发展。本来嘛,去年我们的纺织行业就应该踩油门,我们却来了个刹车。这句话不是我讲的,是你们浙江省科技厅副厅长讲的,我很有感触。

王果刚:国家踩了急刹车。

终端产业就像堰塞湖的出口,一定要打通
只有保住下游的印染、服装企业,才能保住中国的纺织业。

朱鹏:中国有很多经济学家,对世界经济形势分析得一套一套的,但就是不了解中国国情,听不到下面的声音。
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的纺织制造业长期处于产业链中最不赚钱的环节,我们的产业链一直就是倒挂的,品牌、技术、销售渠道都在人家手里。离市场最近的就是下游的印染、服装企业,如果连他们都倒了,那上游的纺纱、织布棉花、化纤乃至纺机行业就会象堰塞湖那样没有出口,而恰恰是这些中小企业吸纳了大量劳动力,也成为中国经济的支撑,因些,救纺织应该先救终端。终端产业不活,后果很严重。

王果刚:出口找不到了?

朱鹏:你找不到了,你下游都不见了,上游再有也没用。其实我认为一些优秀的企业和我们的协会应该怎么办呢?应该打通下游的渠道,举个例子,孟加拉大量需要中国产品,柬埔寨、越南、墨西哥也需要中国产品,南美洲需要中国市场量非常大,所以说我对纺织的第一感觉就是应该去把下游市场去打通,你打通了下游渠道,你就已经可以把握一个市场真正的需求。

王果刚:实际上这又是一种抗震救灾,跟堰塞湖的道理差不多。

朱鹏:就跟堰塞湖一模一样。现在就好比这样一个情况:来了个地震,效益没有了,东西也出不去了。你必须要炸开它,要打通渠道,我看到很多台湾的企业,他们那些企业生意都很好,没有一家亏损的,做得是阿迪达斯、杜邦,他们都是五年的订单,这方面我就想企业自己要努力。第二个方面,国家要救市,国家怎么救?我认为应该稳住广东、福建,包括浙江的这些下游企业,应该给这些下游企业大量的扶植政策,你只有保住他们,才能保住中国的纺织业。

王果刚:就是那些终端企业。

朱鹏:终端企业一定要保住。所以我认为下一步国家一定要扶持,我认为我们纺织协会、服装协会,一定要无条件地把这些服装厂和印染厂给保住,有了这些我认为中国的纺织业才有救,否则……

王果刚:绍兴的一家印染厂倒闭,对周边企业打击很大,引起一连串反应,象多米诺骨牌。

扶持农业还不如扶持纺织,银行对纺织不公平
建议出口退税到17%甚至更多!

朱鹏:第三个呢,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要解决农民问题、职工就业问题,我们纺织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大功臣,你要知道如果中国的纺织业倒掉,新疆都会出问题;如果中国的纺织业倒掉,两亿农民的吃饭都会出问题;如果中国的纺织业倒掉,我们的纺织工人以及纺织家属,这些人有将近一个亿,都会受到很大影响。国家在积极地扶持农村,我的观点就是扶持农村还不如扶持纺织,而扶持纺织就是支持农村,农村有大量的人要就业。
第四个问题,目前也很困难,国家讲要扶持中小企业,但是银行正好和国家相反,特别是纺织行业的中小企业,银行绝对是只存不贷。让你形成不良贷款。你知道不良贷款是如何产生的?其中固然有企业的问题,但银行只收不贷,有的企业就会不还。

王果刚:有这个情况。

朱鹏:现在关键问题是不能怪纺织企业,是银行。

王果刚:是的。你本来计划排好的,然后突然中断了。

朱鹏:比如说我跟你贷款一个亿,我是分批还给你的。你第一个一千万不给我,我下面的九千万根本就不还了。我本来很讲信用,还你的利息,现在不跟你干了。现在的银行对中国的中小企业,特别是对纺织企业是不公平的。在网上一定要呼吁,这个是不公平的,也是违背国家政策的,国家是要鼓励和发展,银行却是卡和杀。所以我在这里要呼吁:如果不给中国的纺织企业足够的政策,如果不扶持下游的服装企业和染整企业,那么中国形成的纺织企业倒闭潮,可能会比美国的金融危机还要厉害,会有成千上万名工人走向街头,这样就会对社会的冲击太大了,所以我要通过中国纱线网来呼吁:一定要支持中国的纺织业。一定要解决我们纺织当前的困难,另外就是无条件地支持印染、服装企业,如果说退税17%还不够,国家应该再给10%,把升值的因素抵消掉。我认为纺织企业一方面应该自己主动追击市场,另一个就是一定要形成一种力量,申请国家保护。不应该只保护纺织企业,还应该有服装企业,还有印染企业,那可是终端。

王果刚:是堰塞湖的大坝。

朱鹏:再一个方面就是国家一定要出台政策,强制性地让银行对纺织企业提供资金保证。最起码一定不能收。

王果刚:对,不能让贷款规模缩小。

朱鹏:我说句心里话,现在中国经济之所以那么差,周小川要负一定责任,一是不应该如此大幅升值,二是不应该对纺织企业贷款设限。金融政策完全是逆向操作。银行是靠企业养的,中国如果没有那么多中小企业的运作,银行也是无源之水。这就是我的看法,我认为在网上发表这个看法以后,大家看到一定都有同感。

王果刚:到时候网上怎么说,你定啊,呵呵。

朱鹏:我就无所谓,我可以公开地讲,这几个方面如果都解决的话,中国的纺织很快就会走出困境,同时,中国的纺织绝对有竞争力。就像温家宝总理讲的,纺织服装是中国的支柱产业。新疆的农民70%到80%的收入是棉花,如果中国纺织出了问题,全国就完了。所以说你们中国纱线网上发表以后,应该到人民日报的网上去呼吁。

王果刚:好,我们的帖子转过去。

现在是搞技术改造最好的时候

朱鹏:对于企业来说当然主要应立足自身,抓好内部管理,抓好结构调整,抓好创新与升级。我认为现在是企业搞技术改造的最佳时机。

王果刚:现在是最便宜的时期了,呵呵。

朱鹏:我们正进行大量地技术改造,把整个生产结构进行大调整。以前我们在三个地方生产,现在集中到一个地方生产。我的工业区原来分成三块,现在集中到一块,生产工艺流程非常的合理,原来是什么呢?有需求我就增加一个车间,东一块西一块布局不是很合理,那么现在经过整体地布局之后,工艺上非常合理。我们投资了1.6个亿。

王果刚:哇,什么时候啊?

朱鹏:就是现在,现在就在投,你可以到我们厂里去看看,热火朝天。第二个方面呢,正好利用原材料大幅度降价的机会。

王果刚:我记得你好几次都是逆向操作。

朱鹏:肯定是这样做,你不这样做不行啊。钢材价格比今年五月份降了一倍,板材也降了一倍,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大量进原材料做库存。在生产过程中,我们也巧用峰谷电调配,成本直线下降,经过这个调整每年可以节约成本2000万,所以我说的改造,仅仅从节约成本角度来讲的话,五年就收回投资。我认为我们的纺机企业应该进行技术改造。

王果刚:不光是纺机厂了,棉纺厂也可以考虑技术改造。

朱鹏:一定要针对性地进行技术改造,像印度就在调整,印度很多方面已经超过我们,孟加拉也在调整,巴基斯坦暂时困难。王总你有时间去我们那里看一下新的生产线。

王果刚:在哪里?

朱鹏:在东台。就在高速公路旁边。

王果刚:真的?

朱鹏:是的,我那个厂房是按照华孚的厂房来设计的。我给孙伟挺打了个招呼,我说Copy一下,他说没问题,我就copy过来了。就在高速公路旁边,上海的专家以及其他的专家到东台两个多小时,下高速就可以工作,白天工作,晚上就可以回家了。我们的自络筒样机在这个展览会上已经出来了,现在正在进行小批量试制,我最近发现青岛也搞了个生产线,他们的年产是1500台,我们这个生产线年产多少呢?年产2000台,络筒机出来了,我们呢就利用目前市场行情这个特定的机遇,我们学习瑞士立达,我们今后经过新一轮整合之后,等到纺织行业全面恢复以后,我们的产品,特别是细纱机、精梳机、粗纱机都将是跟国外一模一样的水平。

王果刚:等大家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马佐里已经……呵呵。

朱鹏:再一个,我们将不断加大对客户的宣传,售后服务的完善。客户没有信心,我们给他信心;客户开始徘徊,我们就给他交流;客户感觉到市场有问题,我们就给他提供市场载体。

纺机企业要团结起来

朱鹏:目前还有一个问题,中国的纺机同行还不够团结。作为我们纺织机械企业来说,我的观点是不要内讧,不要内斗。一些纺机配套企业当初赶在纺机潮的时候,赚了一笔钱,然后又去做其它事情,就这样把自己的资金给锁住了。他们现在又把主要矛头针对主机厂,认为我们这些主机厂占用他们的资金,然后闭着眼睛造谣。这种情况虽然主机厂也受到伤害,但是我认为最终伤害的是他们自己。以前我们还对那些企业表示同情,现在我们不这样了。另外,作为纺机的几个核心主机厂,在树立自己品牌的时候,也就是这个时候是最关键的时刻,那些国外的品牌,经过几十年、上百年树立起来的都是大企业,中国现在要创品牌的,都是中小企业。所以我要发表一个感想,什么感想呢?中国要创品牌,大企业责无旁贷。像我们这样的,企业运行状况也不错,企业形象也良好,产品转得也很快,外销为主体等,就应该创自己的品牌。
王总我为什么要约你来谈呢,目前纺织行业有困难、有压力都是事实,如果说从那几个方面去解决问题,再从自身因素去调整。我们很快就会走出困境,我认为这次调整,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我们不能决定国家,国家决定的事情我们只能跟在后面走,就好像一个家庭是一样的,一个没有成年的小孩,他想决定的事情,他再闹也只能按照父母的决定去做。我们只是中国的一个中小企业,也只能按照国家的意思去办,我们最多向国家反映反映,提提意见。我们不能改变,在这种不能改变的情况下,我认为信心是最关键的,要绝对充满必胜的信心,只有充满必胜的信心,我们才能成功。一定不能怨天尤人。特别是我们纺织行业内部,不要内斗,不要我讲你关门,他讲他破产的。

王果刚:搞了半天都是自己人搞自己人。

朱鹏:徐文英那天碰到我,就说有人曾这样问他:听说朱鹏跑掉了。还讲笑话说他今天晚上就跑了。徐文英说你这是听谁说的?这纯属乱扯嘛。上次在人民大会堂,我是协会科技进步颁奖的委员嘛,是参加颁奖仪式的。那些外国的企业比如立达、特吕茨勒、欧瑞康等代表人士,他们从来没有说这个企业不好,那个企业不好的。

王果刚:对。

朱鹏:但是为什么我们中国就喜欢自己人讲自己人?而且把谣言当做传播的本钱;把讲别人的不好,当做自己不好的理由;把妒忌别人、鄙视别人当做自己的荣耀。我认为这是我们最大的悲哀。所以我们认为你们就很好,同种类型企业进行交流、互动,这样就行了。所以我跟经纬的姚育明就很坦诚,我给他们敞开心际。我专门邀请经纬的姚育明、吴旭东等三个人到我们厂来参观。我跟姚育明也讲过,我说你不要听其他人的,你只要相信你自己。后来姚育明号召要向我们学习。我的意思就是能通过和王总你的交流、切磋、沟通,大家来谈谈这个事情,我认为中国纱线网应该彻底发挥我们在目前纺织行业不景气下的交流、互动作用。

王果刚:有些话纺织报可能还不敢登。我们是要呼吁。

中国纺织业一定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朱鹏:一定要呼吁,一定要发出声音!我可以以我们东飞马佐里来发起,我发起来,大家讨论究竟怎么样才能走出困境,由中国纱线网、中国棉纺协会为组织。甚至我们邀请国家发改委或者国家相关部门来,让他们来听听我们所有棉纺厂的声音。杭州也行北京也行,大家都愿意去。集中精力把自己的心声讲出来,请中国人民银行也来人,你们究竟想怎么支持中小企业?大家一起谈嘛。你们要把声音传上去,现在是一个信息社会。我在这里说句不该说的话,如果说我们不自己救自己,如果说我们不向国家反映情况,那么真正的金融风暴不在美国,也不在欧洲,而是在中国。真正的中国金融风暴从哪里倒?从纺织企业开始倒!

王果刚:对,确实有这个问题。朱总,我感觉我们纺织行业呼吁得太少,呼吁的力量也太小。

朱鹏:对。

王果刚:国家领导人,或者制定政策那帮人对纺织的了解还是有段距离的。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感受,那些领导和专家们啊,不一定对传统的纺织业有切身感受。其实纺织是很大程度反映中国国情的产业,他们研究得还不够。我认为很多出台得政策都是反的。意识到了的话,现在调整还来得及,最可怕的就是现在还意识不到,那就完蛋了。

朱鹏:杜部长现在也讲了句话,他在焦点访谈讲了,说银行对我们纺织行业不理解,银行是靠企业养的,他们给我们纺织企业的贷款都是基准利率加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其它一些大企业,他送钱人家还不要呢,拿的是国家的钱。我们纺织的民营化却占到百分之八十九,所以我是想通过中国纱线网呼吁。

王果刚:我们大胆地呼吁。

朱鹏:一定要呼吁。要联合众多纺织企业,要有自己大大的声音。

王果刚:而且这个声音要影响到政策制定者。

朱鹏:我另外再说一个大胆的事情,中国制造业第一个复苏的就是纺织,你看好了,机械倒下去了,钢材倒下去了,房地产倒下去了,真正复苏的就是纺织。当年金融紧缩以后,1999年亚洲金融风暴,我们不是通货紧缩吗?朱总理不是要救市吗?这短时间发展最快的就是纺织,国家一个紧缩政策,纺织发展了十年啊,那时候中国没那么多外汇。

王果刚:现在还嫌外汇多了。

朱鹏:我认为纺织为中国做出的贡献是最大的,任何都不能比的。而且对于我们纺织,大家千万不要悲观,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政策最终是有利于纺织,他要刺激经济,要解决贫困。美国的中产阶级或者是中低层的人,对纺织的需求是最大的,他可以不买房子,但他不能不买衣服吧。

王果刚:你刚才讲得一个观点呢,我觉得也很有道理,就是趁这个机会赶紧搞技术改造。提升中国纺织行业的竞争能力,等到复苏的时候就跟两三年前不一样了,把印度等竞争对手的距离拉一拉。

朱鹏:还有个问题就是银行。银行最近几年从来没有给中国的任何一家纺织企业搞过技术改造这块,都是搞到流动资金这一块,半年一年的。银行必须要拿出相当一部分资金来扶持中小企业搞技改这块。

王果刚:对,鼓励企业搞技改。

朱鹏:技术改造这一块是三年、五年一期,这样不就有钱了吗?一定要呼吁,我认为解决纺织企业的一个核心、关键问题在哪里?在银行!

王果刚:这几年银行都认为纺织不能再投了。

朱鹏:不是这个意思,我说句不该说的话。我们应该呼吁什么?中国经济发展的引擎还在纺织,你不相信吗?因为我们赚的外国人的钱啊。我们赚的是全世界人的钱啊,但是现在我们的高档产品没有赚到人家的钱,我们做代工,钱到哪里去了?全部都是在给别人赚钱!
过去我参加各类活动,从来不带自己的记者,我现在参加任何活动都有其他记者和电视人员来关注。比如前天的‘长三角纺织论坛’在上海举办,你们的浙江省科技厅、江苏省科技厅、上海科技厅都有人来参加,我作为论坛的一个主要与会者吧,在上面发表讲话,然后他们就把我的讲话拍成录像,在东台电视台、盐城电视台在播,为什么要播?因为这个形势更应发出声音。江苏省改革开放30周年,里面一共涌现了35位优秀的企业家,我也在其中,我也毫不客气的,这个录像又要在江苏电视台播。在中国的机械行业,大概是四万五千家企业,里面有二十五名排头兵企业,我们是排在第十二位,在北京,我要参加一个会议,并且要领奖,我们就趁此宣传,所以我呼吁我们所有的纺织企业,你们这些企业只要有一个机会都要宣传!在哪里宣传?在当地宣传!

东飞马佐里的明天

王果刚:那朱总你现在这个1.6亿的项目是通过银行贷的?

朱鹏:这个资金啊,你忘记了吗,你帮我经营过的那个盐城纺织厂。我投的钱,我现在要回来了,我投的3.6个亿嘛,和明年投的2个亿,我问政府要了4个亿回来。
当然了我前面也投入了,前面苦也是我吃的嘛!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是逆向思维啊。我很自信的讲一句话,新一轮调整之后,一个崭新的、代表国际先进水平的东飞马佐里会展现在中国人民面前,这就是我要讲的一个。欢迎大家到新厂参观。

王果刚:我发现朱总每一轮调整之后,都会有大的进步,呵呵。

朱鹏:肯定的了,我们就像皮球一样,压得越厉害,它弹跳得就越高。但是我们和经纬不好比,经纬是大企业啊,你知道我们多少人吗?我们只有九百六十个人。

王果刚:朱总,你现在的外销市场主要靠哪里呢?

朱鹏:东南亚、南美、墨西哥。

王果刚:噢,还发展到墨西哥去了!

朱鹏:多了,墨西哥今年买了将近50万纱锭的。新加坡银行给马来西亚、巴基斯坦贷款,再跟我做。这次我定了一千台细纱机嘛……

王果刚:那么你纱锭不会放到新加坡吧?

朱鹏:他们是几个大老板投资在那几个地方,在新加坡是总部,工厂在其它地方一千台细纱机定下来了。

王果刚:哦,工厂在东南亚。
听说你们的产品已经从过去的细纱机扩展到清梳、并条、精梳、粗纱甚至自动络筒,已经基本上实现全流程了?

朱鹏:对。我们就是全流程的,而且是坚定不移地做纺织机械,搞技改。我认为中国的纺织机械行业应该趁这个调整的时期赶超世界先进水平!这也是一个最佳机会。我们现在有个配套厂,是我们的合作厂家,进了瑞士立达两万锭全流程,然后和我们全方位对比,他花了两个亿,我借给他五千万。

王果刚:条件就是?

朱鹏:全方位进行对比。所以你看好了,等新一轮调整之后,再看我们的产品怎么样,也包括人啊等等。我说句实在话,如果纺机企业按照这个形势下去,不死也得掉层皮,有些企业可能会瘦得皮包骨头,他们肯定要亏损,亏损亏损着就没有了。他的现金流动流动着就会断了。其实我的量也降下来了,我以前一个月生产800到1000台细纱机,我现在也不过才400台,甚至300台。但我们对外的量在增加,产品结构也有了很大调整,另外,形势清闲了,对内的基础管理也可以有精力抓了。你们都认为朱鹏最大的本领是对外的,对内还不行,管理不行。对不起,我现在回来了,我的内部管理现在是一个个地往前推,不停地进步,当然我的力度是很大的,在管理系统里面,严格按照国外的系统来做。现在我不敢说,过半年你再去看我的公司,你看到的就将是世界水平企业!

王果刚:我要去一趟的。

朱鹏:你尽管来看,现在我在调整。

王果刚:好的,过了春节我们去一趟。

朱鹏:你就到现场去看,看我们什么水平。所以我认为就是在调整中求生存,在生存中求发展,在发展中来提高!这是一个永恒不变的道理。你看看,改革开放30年,机械行业销售翻了150倍,税收翻了96倍,江苏省占全国百分之一的土地,完成了全国百分之十的GDP,这是江苏的概况,浙江更厉害,我认为如果不解放思想,不走发展道路,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王果刚:这是个信心问题。

朱鹏:你们要宣传给当地银行看!一定要把你们的优势摆出来,我们的优势太强大了!中国的纺织为什么能发展到一亿纱锭啊?有人说到头了,其实不可能到头,我跟国家发改委的官员讲,我说30年代全世界有多少纱锭?有3500万纱锭,英国有多少?有3200万纱锭,那个时候全世界都向英国购买啊,我们中国的一亿纱锭多不多?我认为不多!我们可以面对世界去销售嘛!比如我的公司,我们就很简单,我现在可以坦诚地讲我的公司绝不是中国的公司,我们是一个国际公司!
<<<返回前页

2000-2006版权所有: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